70年醫改風雨兼程 走出中國特色衛生健康事業發展之路(2)

1564017149 52 views

  2012年,黨的十八大召開,“提高人民健康水平”被寫入黨的十八大報告,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以國家長遠發展為基點,以民族偉大複興為目标,開啟建設健康中國的新征程,也為醫改深入攻堅吹響了号角,指明了方向。

  從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作出“推進健康中國建設”的重大決策,到召開新世紀第一次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;從印發建設健康中國的行動綱領——《“健康中國2030”規劃綱要》,到黨的十九大提出“實施健康中國戰略”。以人民為中心加快健康中國建設的指導思想、頂層設計和實施路徑,一步步深化、系統化、具體化。

  2016年1月,城鎮居民醫保和新農合兩項制度開始整合。

  兩年後,北京、甘肅、江蘇揚州、湖北黃岡等多地宣布實施統一的城鄉居民醫保制度。全國大多地方均已出台整合規劃。

  新農合退出曆史舞台進入倒計時。

  去年5月,被給予厚望的國家醫療保障局正式組建并挂牌,徹底打破建立統一的城鄉居民醫保制度最後一道藩籬。

 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楊燕綏認為,建立統一的城鄉居民醫保制度後,有利于發揮醫保對醫改的基礎性作用,為三醫聯動改革打下堅實基礎。

  新一輪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決定組建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,“健康”一詞首次出現在國家部委名稱中,黨中央、國務院對人民健康的高度關注和責任擔當可見一斑。

  在制度指引下,醫改結出累累碩果,醫療保障水平大幅提升,城鄉居民基本醫保人均财政補助标準由2012年的240元提高到2019年的520元;醫保藥品目錄新增藥品339個,增幅約15%;大病專項救治病種範圍擴至21種;跨省異地就醫直接結算定點醫療機構達到16230家。

  自黨的十八大以來,一張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基本醫療保障網已經建立,覆蓋率達98%,惠及超過13億人。

  世界銀行、世衛組織等多家國内外研究機構在2017年7月聯合發布的中國醫改調研報告評價稱,“人民健康水平總體達到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,用較少投入取得較高健康績效”。

  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教授王嶽告訴《法制日報》記者,全民醫保是黨的十八以來,醫改領域取得的最大成績。盡管目前全民醫保的水平城鄉還不均等,但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中國用最短時間,實現了人人享有醫療保障的目标,給出了醫改難題的“中國解法”。

  分級診療醫療體制改革成功與否之試金石

  “挂号起五更,排隊一條龍。”

  “看病像打仗,挂号像春運。”

  這些民間流傳的順口溜,真切地反映了近年來群衆“看病難”的窘況。

  在新中國成立初期,農村地區同樣遭遇過“看病難”。“小病拖、大病磨、請不到醫生請巫婆”現象較為常見。

  在當時,中央先後進行多次制度探索,毛澤東同志也曾先後作出多次重要指示——發展中醫,讓農民抓得起中藥;派城市的醫生組成醫療隊下鄉為農民治病。

  但由于種種原因,農民“看病難”問題沒有根本解決。

  變化始于1965年。“要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。”6月26日,毛澤東同志指示,要有一大批農村養得起的醫生在農村給農民看病。

  一場以“赤腳醫生”為重要内容的大變革開始。 

  至上世紀70年代末,這項變革成果已十分可喜,“赤腳醫生”人數超過130萬人,成功解決了農村地區“看病難”問題。

  與那個時代不同,當下的“看病難”早已不是缺醫少藥造成的,更多是因為我國優質資源較為匮乏,地區及城鄉分布不均。

  在北京中醫藥大學法律系醫藥衛生法學副教授鄧勇看來,今天的“看病難”折射出的是大醫院人滿為患、基層醫院門可羅雀的痛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