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長安十二時辰》易烊千玺VS《九州》劉昊然,究竟誰赢了?

1563999351 74 views

今年的暑假檔,可真是熱鬧。

電影是紮堆的撤,電視劇則是紮堆的上。

但,今年的電視劇上線方式顯然有些不同。

轟轟烈烈的慘遭下線,默默無聞的一部接一部頂上。

就這樣,一種前所未有的暑假新·流行方式來了:裸播。

低調才是正道。

于是,這些“三無”産品——

無預告、無宣發,甚至無最新海報,都在某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悄麼聲息的來了。

比如打頭陣的《長安十二時辰》,又比如經曆了43天撤檔後,錯過了最佳播出時機的《九州缥缈錄》。

那麼今天我們就來看看,在這個相當擁擠的暑假檔,這兩部古裝巨制究竟誰輸誰赢?

01、《長安十二時辰》VS《九州缥缈錄》

單單說劇,肉眼可見,前者完勝。

一部十七萬人打分還能保持在8.6,一部剛出分就隻有7.1。

02、李必VS呂歸塵

李必,靖安司司丞,《長安十二時辰》的雙男主之一,另一位,是張小敬。

呂歸塵,一個繼承了青陽青銅之血的狂戰士,從《九州缥缈錄》三位主角之一,差不多被改成了一枝獨秀。

因為不同角色之間本身沒什麼好比較的,所以說到角色,就不得不說到角色的扮演者。

李必,易烊千玺飾演;呂歸塵,劉昊然飾演。

要問劇主在播出前對他們在劇中表現的期待值,很簡單。

一個是不安,一個是放心。

怎麼說?

2017年,拍《長安十二時辰》時,易烊千玺還是一個隻有17歲的少年郎,而他要演的是一個二十多歲青澀未成的神童李必。

這是一個複雜且多層次的人物。

《三字經》中有一句,瑩八歲,能詠詩;泌七歲,能賦旗。

泌,指的就是李必。

可那時的易烊千玺身上還隻有一個标簽,流量明星。

流量明星,并不是什麼好詞兒。

隻有一個意思:沒有作品。

所以,流量一般都不會選擇這樣的角色。

演不好,不僅給自己招緻一片罵聲還會被蓋上大大的“爛”字章。

更可怕的是,《長安十二時辰》是當時還在準備高考的易烊千玺第一次獨立出演影視劇男主角。

沒有經驗。

更談不上演技。

尤其搭檔還是能把渣男演的人見人愛的老戲骨雷佳音,這不是等着被碾壓嗎?

懷疑他是整部劇的短闆,不為過。

反觀劉昊然,好像更讓人放心。

雖然隻比易烊千玺大兩歲,但在演員這件事上,一直都很穩。

他不拘泥于校園少年的角色定位,演過偵探、将軍、甚至是一個愛慕貴妃的執念少年。

他不僅有流量,更有經驗,懂得如何去塑造角色。

就算每部戲都有許多前輩,劉昊然依舊是出彩的。

不過,看完劇後,讓劇主更為驚喜的,反而是一開始并不看好的易烊千玺。

一出場,人物就立住了。

一把拂塵,一身青衣,神情中流露出一種修道者的超凡脫俗和上位者的貴氣。

這是執掌者的冷漠與自信。

也是少年老成的穩重。

隻有穩重嗎?不,他還有野心。

但,不會輕易顯露。

除非是在最信任的人面前才能展現自己的宏圖大志。

我要做宰相!

這場戲,堪稱一絕。

可以說,這個角色,易烊千玺的表現可圈可點。

不過,不是毫無瑕疵。

台詞不行,咬字不清,氣兒也不夠順。

這是易烊千玺的缺點,也是他需要繼續成長的地方。

而《九州缥缈錄》呢,本來是一部被報以五星期待的5億投資巨作,怎料卻慘遭魔改。

三個主要人物的人設和劇情都沒有逃脫被魔改的命運。

其中就包括劉昊然飾演的呂歸塵(阿蘇勒)。

看看之前的采訪,編劇江南似乎在睜着眼睛說瞎話?

所以,就算不看各位的演技,這個角色本身就輸了。

接着,來看劉昊然演技。

這也要分為兩部分,前兩集阿蘇勒和之後的呂歸塵。

前兩集的不好,源于不符合。

一開始阿蘇勒隻是一個孩子,是一個從小體弱多病又親眼看到族人被殺的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。

那麼這個孩子是不是太大隻了?

并且不管是阿蘇勒拿刀威脅族人還是想要刺殺父親,看着185的劉昊然,我真的覺得他能刺死。

(幾乎比所有人都高半頭的弱雞孩子)

無法讓觀衆感同身受就是最大的失敗。

還有這雙麻花妹妹頭,把人實力勸退。

關于這段,在其他采訪中劉昊然也表示過,這一段都是導演的惡趣味。

不光你不懂,所有觀衆都不懂。

那麼當阿蘇勒長大後去東陸變成呂歸塵後怎麼樣呢?

确實,有精彩的地方。

比如呂歸塵見到羽然時先是呆住,後來淡淡一抹笑轉為欣喜。

再比如終于為朋友報仇之後的那個笑,有如釋重負之感,更多的則是苦笑。

就算報了仇,時光也無法倒流。

但更多的還是對這個角色的失望。

這麼一對比,單看這次,你覺得誰赢了?

03、易烊千玺VS劉昊然

2019年的易烊千玺,其實并不順。

原定1月30日開播的《豔勢番之新青年》,雖然已經改名為《熱血傳奇》,但至今未能播出。

電影《少年的你》在6月撤檔後也依然映期未定。

不過還好,這部兩年前拍攝的《長安十二時辰》悄悄的上映了。

然後,大爆。

這麼多年的蟄伏沒有白費。

在記錄片《我的時代和我》中,當時尚未成年的易烊千玺表現出的也是完全超出他年齡的狀态。

問他拍戲時的困難,他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,“台詞挺難的”。

再問他以後有想專心做個演員嗎,他又是輕描淡寫的說“就以後,好好演戲就行”。

這份寵辱不驚的淡然,在浮華的娛樂圈,是極其珍貴的。

半年後,高考,易烊千玺以雙科第一的成績考入中戲。

他好像從不多說,隻是去做。

從這個過程中,再逐漸得到大家的認可。

幾乎所有和他合作過的人都會評價他“眼神裡是有内容的”。

雷佳音、熱依紮這麼說,《少年的你》導演曾國祥也這麼說。

易烊千玺就這樣用自己的行動一步一步慢慢把身上的“流量”标簽替換成“演員”。

而劉昊然,我們都知道是易烊千玺的同門師哥。

同樣是以專業和文化雙料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中央戲劇學院。

有演技,能吃苦。

給《妖貓傳》試鏡時,就因為陳凱歌覺得他胖,回去半年就瘋狂減重了20斤,盡管那時并沒有定他出演。

真正拍攝後大冬天,入水戲連拍N次我們就不說了。

不過能吃苦是一碼事,成名講究的是機遇。

機遇他也有。

16歲那年,他就被陳思誠選中了,和歐陽娜娜在電影《北京愛情故事》結尾部分客串。

而陳思誠選中他的同時,便簽下了他。

不管陳思誠和佟麗娅的關系怎麼樣,在捧劉昊然這件事上,想法是高度的一緻。

《唐人街探案》、《琅琊榜2》、《最好的我們》、《妖貓傳》那資源是沒的說。

劉昊然也非常争氣,不光張紹剛連連誇獎,就連《琅琊榜2》的導演孔笙在拍攝結束後都不停的說“效果出奇的好”。

所以,如果我們抛開這兩部戲,其實不管是易烊千玺還是劉昊然,都讓人着迷又值得期待。

并且他們倆有一個相同的特點,早熟。

早熟在我們看來可能不是什麼好詞,但在娛樂圈中,這是好事。

這能讓他們在娛樂圈這一灘渾水中,冷靜地像是超齡的局外人。

看到他們現在的樣子,我們似乎不必再去追問他們以後想成為什麼樣的人。

他們的心裡,一定有了答案。

而我們對他們倆的期待也早就超出了這兩部電視劇。

希望他們下次能演對手戲啊啊啊。